• <small id="ipipe"><i id="ipipe"></i></small>
  • <output id="ipipe"></output>

        <var id="ipipe"><i id="ipipe"></i></var>

          <tt id="ipipe"></tt>

          <listing id="ipipe"></listing>
          發布信息請嚴格遵守法律法規  |    |  客服中心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科技頻道 » 正文

          [火爆都市小說]《特種戰兵》完整版全文閱讀--91書房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3-12  瀏覽次數:0
          核心提示:精品都市小說《特種戰兵》在微信搜索關注公眾號【91書房】發送書號【1463】即可閱讀全書章節。下面跟大家分享
          精品都市小說《特種戰兵》
          在微信搜索關注公眾號【91書房】 發送書號【1463】即可閱讀全書章節。
          下面跟大家分享其中的精彩章節。

          "長途綠皮火車悠悠的駛入了終點站——中港市,林昆穿著一身地攤貨,背著個破帆布包,晃晃蕩蕩的從車站里出來,剛一出來就被一群人給圍住。

          “兄弟,住店不!”

          “來我們店吧,經濟實惠,還有特殊服務!”

          “兄弟,跟姐走吧,姐包你滿意!”

          ……

          林昆回頭一看,頓時一哆嗦,那位口口聲聲包他滿意的姐至少五十多歲,長的又黑又老又丑,就是動物園里的大猩猩,也比她婀娜的多啊!

          林昆趕緊從人群里擠出來,來到了旁邊專門停出租車的空地上,鉆進了一輛出租車里。

          “小伙子,去哪啊!”司機師傅熱情的笑道,同時眼眶里閃過一抹狡黠之色。

          這司機是常年混火車站這一片的,一眼就看出了林昆是個外來的吊絲,心里頭正琢磨著待會兒故意繞幾個圈子,好宰這個小子一頓,林昆把一張紙條遞了過來。

          “去這里。”

          司機師傅接過紙條一看,臉頓時綠了,嘴角的笑容也是微微一顫,只見紙條上寫著:天楚國際大廈,走西南路,轉高架橋,全程13.2公里……

          尼瑪,這公里數都標明了,還怎么宰啊!

          同時,司機師傅的心里也是暗暗詫異,這土小子去天楚國際大廈干嘛,那可是中港市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天楚集團的駐地!路上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嘴:“小兄弟,你是就去天楚大廈呢,還是附近的什么地方啊?”

          “就那兒。”

          “哦,你去那干嘛呀?”

          “工作。”

          “啥工作啊?”

          林昆沒有馬上回答,回過頭看了司機一眼,心說這哥們好奇心挺強啊,不過反正自己是堂堂正正來賺錢的,也沒什么怕人的,可關鍵是干什么工作,他自己都還不知道呢,臨走時問老胡,老胡只說到地兒就知道了。

          司機又笑著說:“小兄弟,你別誤會,我有個遠房親戚的表侄也在那工作,所以就順便問問。天楚集團可是大公司,那的待遇可不低啊!”

          “嗯,待遇確實不錯。”林昆笑著說:“我們領導跟我說了,包吃包住,一個月至少一萬塊,而且工作時間還自由,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干啥的。”

          “一個月至少一萬塊,而且工作時間還挺自由的……”司機師傅口中念念,回過頭又打量了林昆一眼,道:“小兄弟,你是退伍軍人吧?”

          “昂,你怎么知道?”

          “哈哈,這就對了。我那遠房親戚的表侄啊,也是退伍軍人,他現在賺的工資跟你說的差不多,而且工作時間也挺自由的。”司機笑著道。

          “那他是干啥活兒的啊?”林昆頓時來了精神,他這一路上就琢磨著這一個月至少一萬塊的工作到底是干啥的,現在終于能提前知道了。

          “保安!”司機師傅鏗鏘有力的說出了這兩個字,臉上蕩漾起一陣艷羨的表情,本以為旁邊這小伙子聽了之后會精神一震,沒想到林昆頓時蔫吧了。

          林昆在心里暗吼道:“靠,有沒有搞錯啊,老子大老遠的過來,就是來當保安的?老子可是堂堂漠北軍區狼牙兵團的兵王,兵王當保安,還不被笑掉大牙了啊!老胡……老胡我頂你個肺的!”

          見林昆蔫吧了,司機也就識相的不再搭話,心里卻在奇怪,這小伙子難道對當保安很不滿意么?可要知道,天楚集團的保安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當的啊,普通的保安一個月最多兩三千塊的死工資,天楚集團的保安一個月至少一萬塊的保底工資,而且每三個月還有額外的績效考核工資,再算上其他的福利待遇,比一般企業的金領賺的都要多啊!

          再說了,能進天楚集團當保安的那都是一般人么,普通退伍的兵蛋子想都別想,最低也得是正連級的干部,而且還得通過重重的篩選考核。

          出租車停在了天楚國際大廈的門口,林昆從車上下來,眼前的大廈氣勢恢宏,锃明瓦亮的樓梯玻璃在陽光的照耀下金碧輝煌,這絕對是象征著中港市經濟財富的地標,可看在林昆的眼里卻不怎么樣,他心里反復的琢磨著,自己肯定是被老胡給耍了,當了八年的兵,三年步兵,五年特種,九死一生的立下無數的赫赫戰功,臨退伍就給三千塊的退伍費,全華夏也沒這個行情的啊,說是給自己介紹個工作,原來就是個保安。

          “靠!”

          林昆罵了一聲,同時在心里又將老胡給問候了一遍,要不是看在這保安的工資還算優厚的份兒上,他早就調頭殺回漠北了,弄它個二斤C4炸藥,把老胡那棟紅磚小二樓給他炸飛了!讓你丫的讓老子當保安!

          “先生,請問需要什么幫助么?”

          大廈門口站著的保安主動走了過來,笑著沖林昆問道,不得不說這的保安素質就是高,即便林昆一身民工吊絲的打扮,保安的眼神里也沒有任何的鄙夷之色。

          “哦,我來找人。”

          “請問你找誰?”

          “等等啊……”

          林昆又把手伸進了后屁股兜,這次摸出了張皺巴巴的名片,照著上面的名字念道:“楚相國。”

          “楚,楚董!?”

          保安臉上的表情馬上變的不自然起來,看向林昆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堂堂天楚集團的楚總楚相國,豈是一個土包子說見就能見的?盡管內心鄙夷,但極高的素質讓他沒有過多的表現出來,怎么說也是在部隊里當過連長的角色,自然比正常人更懂得‘人不貌相’這四個字。

          林昆又看了看名片,道:“對,就是他,這上面寫著‘天楚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他在哪兒啊,你趕緊帶我去見他,見完了我好開工。”

          保安一陣汗顏,堂堂天楚集團的董事長,這個在中港市乃至東三省跺一跺腳地都會跟著顫的男人,怎么從這個‘土包子’的口中說出來就跟個普通人似的,全然沒有敬稱,也不知道見楚董是需要提前預約的么?

          見保安不答話在那發愣,林昆蹙了蹙眉,問道:“怎么,見他有難度?”

          保安馬上回過神,笑著道:“先生,是這樣的,見楚董是需要提前預約的。”

          林昆煩躁的揮揮手,道:“我沒預約,你就告訴他是老胡讓我來找他的,他自然就出來見我了。他要是不肯見我倒也省事了,老子立馬走人!”心里本來就別扭,說話的口氣自然就沖了些。

          保安面露為難,道:“先生,你這讓我很難辦啊,我們集團是有規定的,我沒有權力直接帶你去見楚董,更沒有權力直接去見楚董,要不這樣吧,你在這稍等一下,我去向我們領導打電話請示一下,然后我們領導再向他的領導請示,然后領導的領導再請示一下楚董的秘書……”

          林昆打斷道:“我靠,這么麻煩!”

          保安道:“沒辦法,這是規定。”

          林昆看著保安,道:“哥們,你也是當過兵的吧,咱們軍人哪個不是血氣方剛的硬漢子,這么墨跡的工作你做的來?算了,楚相國我不見了,這工作我是干不了,老子走了!”

          說走就走,林昆轉身攔了輛出租車就坐了進去,剩保安一個人原地發愣……這神馬情況,搞半天這小子是來當保安的?不對啊,當保安應該先找保安主管面試,通過了再去找人事部面試,這小子怎么直接就找楚董?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李丁一只好無奈搖頭,就當是碰到個愣頭青了。

          林昆本打算直接殺回漠北的軍區駐地,給那該死的老胡點顏色瞧瞧,誆他堂堂的兵王來中港市當保安,這口氣無論如何也得給出了,在去火車站的路上,他甚至已經在腦子里放演了無數遍老胡的那棟紅磚小二樓被炸飛的場景,老胡珍藏的那些上等古巴雪茄在熊熊的C4炸藥火焰中燃燒的噼里啪啦的,升騰起的濃煙尤如狼煙一般躥入漠北廣袤的天空……真過癮!

          可當出租車停在火車站門口的時候,他臨時又改變主意了,算來他已經有兩年多沒到大都市里玩耍了,中港市在全國雖然只是一個二線城市,但在東北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大城市,比起漠北周邊的那些小城鎮,就更不用說了。

          好不容易來大城市一回,不痛痛快快的玩耍一回,豈不是很對不起自己?再說了,那滿大街的長腿美腿小絲襪,不整一個嘗嘗多遺憾啊!

          “師傅,我不在這下了,中港市什么地方熱鬧好玩,你把我送過去。”

          “好嘞。”

          司機當然樂得再多拉一段,屁顛的把林昆拉到了市中心的繁華商業區。

          下了車,林昆找了處僻靜的地方給小伍打了個電話,小伍是林昆在部隊時的手下,按入伍的時間比他晚退伍一年,兩人除了上下級關系,還是多年過命的交情。

          林昆對著電話說:“小伍,你幫我準備二斤C4炸藥,把動靜鬧的大一點,最好能讓老胡知道。”

          小伍道:“老胡要是問我怎么說?”

          林昆道:“你就說我過兩天回去要炸了他的小二樓。”

          小伍哈哈笑道:“好!”

          掛了電話,林昆嘴角狡黠的一笑,小聲的嘀咕道:“老胡,老子我在這邊盡情的玩耍,你就坐在你的紅磚小二樓里擔驚受怕吧,哈哈哈!”

          對于林昆來說,這城市里白天也沒啥可玩的,商業區除了人多熱鬧、來往的美腿黑絲多以外,也沒啥意思,他先隨便找了個地方吃了口飯,然后就坐在商場門前的廣場上一邊曬著太陽,一邊欣賞著來來往往的各色美女,就盼著太陽能快點下山,好到酒吧里痛痛快快的玩一把。

          楚相國剛開完一個重要會議回到辦公室,貼身帶著的手機就響了,號碼顯示‘老胡’,他馬上笑著接聽了電話,不等他開口,對方會興師問罪的聲音就傳來了。

          “楚相國,你個老小子!你是不是沒好好接待我派去你那的小祖宗啊!”

          楚相國一頭霧水,道:“老胡,你咋罵人呢?”

          “罵的就是你!”

          老胡在電話里大吐苦水,“老楚啊,我可被你丫的害慘了,林昆那小子讓人在這邊準備了二斤C4炸藥,說是過兩天回來要炸飛我的小二樓!”

          楚相國哈哈笑道:“老胡啊,你夸張了吧,我不信他真敢炸飛你這漠北一號首長的小二樓。”

          “那是你不了解他,這混小子就沒啥不敢干的,當初連國家首長的司機都敢打,更別說我這漠北一號首長的小二樓了,還不說炸就炸啊!”

          “那你就拿他沒轍?”

          “沒轍,徹底沒轍!我發給你的資料都看了吧,全國四大軍區沒人制的了,這小子天生就是個鬼才,我從軍將近四十年,從沒見過這么厲害的兵,現在漠北這邊的東突分子,只要聽到他的名字都能嚇尿了,越南、印度、緬甸邊境的那些毒梟們,見了他直接就嚇跪了。當初他打國家首長的司機的時候,首長的二號保鏢就在當場,愣是沒敢跟他動手。”

          楚相國神情一震,老胡發來的資料他早就看了,由于內容太過夸張,他以為是老胡跟他吹牛皮杜撰的,現在聽老胡的口氣,好像是真的……

          “不是你杜撰的?”

          “杜撰你妹啊!咱倆認識這么多年,我什么時候跟你吹過牛逼!要不是看在當年越南反擊戰的時候你替我擋下一槍,我才不愿意把這小子誆去你那給你的小外孫當爹呢,本來他的退伍費是三十六萬,為了能讓他去你那,我愣是給說成了三千,這以后要是被他知道了,我更麻煩了!”

          最末,老胡咬牙切齒的威脅道:“楚相國,林昆那小子現在肯定還在中港市,你老小子要是不把他給我安撫住了,讓他回來炸了我的小二樓,我就帶領漠北軍區的十萬鐵軍殺到中港市,把你的天楚大廈給搗平了!”

          “哎,老胡,咱得講道理吧,我還沒見到那小子呢……喂,喂,老胡?”

          嘟嘟嘟

          電話里傳來了盲音,楚相國搖頭笑了笑,“這老小子,脾氣可一點都沒變,整不整就那把十萬鐵軍搬出來,哎,這是要嚇唬我一輩子啊!”

          從抽屜里抽出了個檔案袋拆開來看,看了一會兒后,楚相國笑著自語道:“連老胡都怵的小子,有點意思……要真那么厲害,我倒不介意真把女兒許配給你,呵呵。”

          “秦秘書,你來一下。”

          楚相國拿起桌上的座機道。秦雪馬上就敲門進來,她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袖襯衫,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窄裙,腳上踩著米白色的高跟鞋,典型的一身OL的打扮,來到楚相國的辦公桌前,禮貌的問道:“楚董,你有什么吩咐?”

          楚相國把一份只有林昆照片和基本信息的資料遞給她,道:“你把這個交給保安主管蔡大河,讓他盡快找到這個人,不,還是你親自帶人去找吧,越快越好。另外跟機場、火車站、汽運站都溝通一下,千萬不能讓他離開中港市。”

          “是,楚總。”

          秦雪抱著資料離開了楚相國的辦公室,一邊翻看著資料,一邊給保安主管蔡大河打電話:“蔡主管,我是秦雪,馬上給我安排一隊有偵察兵經歷的保安,越快越好。”

          掛了電話,秦雪站在了落地窗前,金色的陽光照在她的身上霞彩萬千,她身高一米七,身姿曼妙曲線玲瓏,生了一張男人看過一眼便會刻骨銘心的冷艷臉龐,氣質高端大氣,不知道的人都會以為她是靠著臉蛋上位,大錯特錯,她的能力要遠勝于她的外表,而且她還有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

          百鳳門舞廳位于中港市夜生活最為繁華的南城區,南城區正面臨海,從中港市的前兩任市長開始,就大力發展以南城區為核心的海景旅游事業,整個南城區不存在任何的污染性重工企業,隨處可見的是整齊的摩天大樓和高檔的小區住宅,再就是幾大特色的旅游場所,白天的時候這里聚滿了游人,等到晚上就更加的熱鬧了,這里是中港市夜生活的核心區域,包括百鳳門在內一共二十多家的酒吧舞廳,另外還有不計其數的KTV等娛樂場所,中港市百分之七十的酒店也都坐落在這里,其中包括十多家本土和國外的五星級大酒店,隨著多年的發展下來,南城區豐富的夜生活也成了中港市旅游地標中的一個關鍵。

          百鳳門一樓的大廳里,絢麗的舞臺燈光閃爍的人眼花繚亂,高亢的DJ音響咆哮的翻山倒海,舞池里人山人海,形色不一的人群隨著節奏瘋狂的扭動著身體。

          林昆坐在一樓的吧臺前喝著酒,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吧臺后的妹子聊著,這妹子長的不賴,但臉上的妝太濃了,胸前的弧度雖然傲挺,但獨具慧眼的林昆一眼就看出,除了刻意的擠壓之外,她的罩罩里還墊了東西。

          出來找一夜情,林昆的要求其實不高,臉蛋一般就可以,但身材一定要好,這樣才能玩的出感覺,對于眼前這個妹子,跟她聊聊天還可以,要說出去開房運動,林昆絲毫的興趣也沒有,首先是長相就不確定,天知道她卸了妝以后會不會丑死個人,再就是那弄虛作假的胸部。

          眼神頻頻的流連在來往的美女身上,看了半天也沒找到合適的獵艷對象,不是相貌身材就不達標,就是已經有男伴的了,林昆漸漸有些不耐煩了,心里頭琢磨著,該不會是今天晚上自己不犯桃花,獵艷無果吧。

          這時,他突然看到二樓的樓梯上下來個女的,這女的扶著樓梯把手,一路踉踉蹌蹌的,幾次險些摔倒,后面跟著幾個一看就不是好東西的男的。

          正常人看這的女的,肯定以為她喝多了,但林昆一眼就看出來她是被下藥了,下藥的顯然就是跟她身后的那幾個男的,林昆雖然鮮有機會出來過夜生活,但他知道像這樣下藥迷女干小姑娘的下作行當,在夜場里不奇怪。

          女的一步三皇的朝這邊跑過來,也不知道是想混入人群,還是想朝門口方向跑去,燈光的關系,她的長相還看不清,但身材卻是相當的好。"

          《特種戰兵》未完待續.......
          繼續閱讀精彩內容,請搜索關注【91書房】這個微信公眾號回復書號“1463”。

          快捷通道:用微信掃描以下二維碼,關注后回復書號“1463”。

          讀好書,愛生活。閱讀越精彩,喜歡這本書的讀者,歡迎留言互動哦

           
           
          [ 資訊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購物車(0)    站內信(0)     新對話(0)
          安徽十一选五app